熱門搜索:獵場 那年花開月正圓 花千骨 盜墓筆記 武媚娘傳奇 美人制造 風中奇緣

看清“立憲”的真相后,慈禧臨終前表示相當后悔

時間:2013-6-6 14:47:07 作者:不詳 來源:網絡 點擊:

  核心提示:受載澤密折的鼓舞,慈禧9月1日宣布“預備立憲”,9月2日就宣布要改革官制,打算用“立憲”的名義,從地方督撫們手里“合法”奪權了,史稱“丙午官制改革”...

    迫不及待用“立憲”向地方督撫奪權,結果慘遭失敗

    受載澤密折的鼓舞,慈禧9月1日宣布“預備立憲”,9月2日就宣布要改革官制,打算用“立憲”的名義,從地方督撫們手里“合法”奪權了,史稱“丙午官制改革”——載澤、端方在奏請改革官制的折子里說得很明白:“循此不變,則唐之藩鎮,日本之藩閥,將復見于今日”。

    官制改革的內容,分中央和地方兩塊。中央這一塊,“略與日本現制相等”,換言之,就是繼續保持君主高度集權的模式不變;地方這一塊,“廢現制之督撫,各省新設之督撫,其權限僅與日本府縣知事相當,財政、軍事權悉收回于中央政府”。

    具體的做法,是在地方按照“立憲”的理念,搞“三權分立”,新設地方審判庭、地方議事會、地方董事會,從督撫們手里分割行政權和司法權。“立憲”是一種“政治正確”,督撫們自然不能有異議,于是“人民程度不夠”,就成了督撫們一致反對立即搞地方審判庭、議事會、董事會的主要理由。當然,也有一些督撫回奏得很直白,比如河南巡撫張人駿說:“州縣不司裁判,則與民日疏;疆吏不管刑名,則政權不一”,明確反對中央把司法權從地方手里奪走。

    督撫們的集體反對,直接導致“丙午地方官制改革”的徹底流產。盡管載澤曾上奏慈禧,力勸其“勿為各省督撫異論淆惑”,但慈禧終究不敢冒險。督撫們挫敗朝廷的地方官制改革后,轉守為攻,竟又欲以“三權分立”改革中央官制,改軍機處體制為內閣總理體制,結果迫使慈禧不得不下達“五不議”諭旨:軍機處事不議,八旗事不議,內務府事不議,翰林院事不議,太監事不議。這是載澤借“立憲”之名行“中央集權”之實的首次嘗試,據張之洞在北京的坐探報告,載澤對此次失敗表現得相當沮喪。…
督撫們比載澤之流更懂得利用“立憲”來獲取自身利益

    其實,老于宦海的地方督撫們,遠比血氣方剛的載澤之流,更懂得如何利用“立憲”來謀取自身利益。張之洞就是個很典型的例子。1906年9月以“立憲”為名的官制改革,張之洞是堅決的反對者,據張氏年譜記載,他對此事“憤懣填膺”,并致電浙撫張筱帆說:“外官改制,窒礙萬端,若果行之,天下立時太亂,鄙人斷斷不敢附和。倡議者必欲自召亂亡,不解是何居心!”

    1907年7月,慈禧將權勢最大的地方督撫張之洞和袁世凱調入中央,陽為尊崇,陰實裁抑。此時,張之洞對“立憲”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,在8月份的一次覲見慈禧的談話中,張大聲疾呼朝廷要速速立憲。對話如下:

    皇太后旨:大遠的道路,叫你跑來了,我真是沒有法了。……出洋學生,排滿鬧得兇,如何得了?張之洞對:只須速行立憲,此等風潮自然平息……皇太后旨:立憲事我亦以為然,現在已派汪大燮、達壽、于式枚三人出洋考察,刻下正在預備,必要實行。張之洞對:立憲實行,愈速愈妙,預備兩字,實在誤國。派人出洋,臣決其毫無效驗,……現在日法協約,日俄協約,大局甚是可危。各國均視中國之能否實行立憲,以定政策。臣愚以為,萬萬不能不速立憲者此也。

    有些學者對張之洞前后立場的突變感覺很迷惑。其實很好理解:1906年的官制改革要剝奪張之洞湖廣總督名下的許多權力,張自然是要“憤懣填膺”;1907年張已任職中央,在同僚中的聲望、資歷一時無兩,速行“立憲”,組閣的機會多半會落在張身上,他如何會不贊同速速“立憲”呢?…[詳細]
1906年,戴鴻慈(右)、端方在美國芝加哥“考察政治”。
慈禧臨終時相當后悔“允彼等立憲”

    自“預備立憲”宣布后,“立憲”就成了皇室與地方督撫們互相爭權的重要工具。在爭斗中,因為皇室受了載澤的誤導,誓死以“鞏固君權”為依歸,違背了立憲精神,所以常常在輿論上陷于不利。慈禧也漸漸覺察到了這一點,開始想要通過更多的途徑去了解“日本立憲”究竟是怎么回事。1907年曹汝霖覲見慈禧,因其曾留學日本,即被問及“日本立憲”的真相。據曹汝霖回憶:

    “太后正坐,皇帝坐左側,……(太后)問:日本的憲法是什么宗旨?對:他們先派伊藤博文帶了隨員到歐洲各國考察憲法,因德國憲法君權比較重,故日本憲法的宗旨,是取法德國的。……(太后)將手輕輕地在御案上一拍,嘆了一口氣說:唉!咱們中國即壞在不能團結!對:以臣愚見,若是立了憲法,開了國會,即能團結。

    太后聽了很詫異的神氣,高聲問道:怎么著!有了憲法國會,即可團結嗎?對:臣以為團結要有一個中心,立了憲,上下都應照憲法行事,這就是立法的中心。開了國會,人民有選舉權,選出的議員,都是有才能為人民所信服的人,這就是領導的中心。政府總理,或由欽派,或由國會選出再欽命,都規定在憲法,總理大臣有一切行政權柄,即為行政的中心。

    可是總理大臣,不能做違背憲法的事,若有違憲之事,國會即可彈劾,朝廷即可罷免,另舉總理。若是國會與政府的行策,不能相容,政府亦可奏請解散,另行選舉。所以這個辦法,各國都通行,政府與國會,互相為用,只要總理得人,能得國會擁護,國會是人民代表,政府與國會和衷共濟,上下即能團結一致。臣故以為立了憲,開了國會,為團結的中心,一切行政,都可順利進行了。太后聽了,若有所思,半頃不語。我正想再有垂詢,預備上陳,皇帝見太后不問,即說下去吧。遂帶上官帽從容退出殿門。”…[詳細]

    有些學者誤讀了曹汝霖與慈禧的這段對話,先是搞錯了時間,說成是在1905年(曹汝霖說自己覲見慈禧時袁世凱已經從地方調入中央,如此可以肯定覲見發生在1907年7月份之后),進而判斷慈禧受曹汝霖影響加快了立憲的步伐:“曹汝霖的這堂政治學課作用有多大,我們不知道,我們只知道他確實講了,而且屬于比較有分量的一講。此后,清廷立憲的步伐邁得很快,1905年7月,五大臣出國考察憲政。

    次年,宣布預備立憲,各省的咨議局選出來了,中央的資政院也組成了。”這樣的解讀,恐怕已經與史料的原意截然相反——如引文粗體所示,曹汝霖就“立憲”總結了“三個中心”,“立法的中心”、“領導的中心”、“行政的中心”,可是,沒有一個“中心”是屬于皇權的,這與載澤所描繪的“日式立憲”截然相反,慈禧聽完,“若有所思,半頃不語”,心中所想,恐怕不是在贊賞“立憲”。…

    1908年初冬,慈禧去世。其對“立憲”的終極態度,擔任晚清宮廷史官十余年之久的國史館總纂惲毓鼎,在日記中有記載:“聞中官言,孝欽顯皇后大漸時,忽嘆曰:‘不當允彼等立憲。’少頃又曰:‘誤矣!畢竟不當立憲。’是則侈言維新之足以亡國,圣母蓋悟為深悔之矣。” …

    原文鏈接http://www.xinlaj.tw/a/2013-6-6/5522.html

      分享到:
  • 關于我們 | 服務條款 | 法律聲明 | 廣告合作 | 在線留言 | 招賢納士 | 聯系我們 | RSS訂閱 | 專題RSS | 熱詞RSS | 排行RSS | 劇情RSS | 版權所有

  • 有害短信息舉報 | 陽光·綠色網絡工程 | 版權保護投訴指引 | 網絡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|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|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鄂ICP備13015616號-2

  • 中點網(www.xinlaj.tw) © 2017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術支持:星夢時代網絡 www.whxmsd.com 武漢做網站 武漢網站建設公司
  • 永久固定公式规律2019